: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繁體中文
 
    新闻搜索
    友情链接
 
 
我们能否长生不老 !

作者:佐全清

长生不老的价值如此巨大,那人类能不能实现长生不老呢?如果一些上了年纪的科学家信心十足地告诉你:这绝不可能!那我要告诉你,请不要理睬他的话。因为科学的发展史一再告诉我们,权威的话多不足信,专门家多胡说八道。
(一)专家的胡说八道
    
在学科越分越细的今天,我们越来越信任专家、迷信专家。只要是专家说的,就是对的,百分之百勿庸置疑。一个错误的观点,如果是从普通人嘴里说出来的,人们还会认真判断是非,可是出自专家之口,无论公众还是社会很可能不假思索地接受。这样带来的后果特别可怕。
    
鲁迅先生说:专门家多悖。这就是说,专家多胡说八道。
    
法国著名的天文学家拉朗德(即最早用三角法测量月球和地球距离的人),德国大发明家西门子,能量守恒原理发现者之一的德国科学家赫尔姆霍茨,还有美国天文学家纽康等等,都曾纷纷出来断言:根本不可能发明什么飞机,他们从科学上充分地论证出比空气重的机械绝不可能飞起来。可现在人类不仅发明了飞机,还上了天,而且在几十年前就已经登上的月球。
     1943
年,IBM公司的董事长托马斯·沃森胸有成竹地告诉人们:我想,5台计算机足以满足整个世界市场。
    
法国高级军事学院院长福煦元帅,对当时刚刚出现的飞机十分喜爱,他说,飞机是一种有趣的玩具,但毫无军事价值。

     1899
年,那位美国专利局的委员下令拆除他的办公室,理由是天底下发明得出来的东西都已经发明完了。

   
做出这些判断的,哪一个不是专家?他们还不是普通的专家,都称得上是在他们的专业领域里首屈一指的大专家,而他们对未来所作的判断,后来的事实证明,都是一堆笑料。

   
尽管历史不断地、反复地告诉世人专家也会胡说八道,可是,我们依旧迷信专家的话。
   
著名未来学家托夫勒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你在《纽约时报》、《今日美国》等等报刊的报道中,看到许多来自过去的问题。在这些报道中,这个科学家或那个专家说,这是不可能的。这使我回想起克拉克题为《未来的轮廓》的那本书。该书开头一章是一份引人注目的清单,上面罗列了声称某些事情决不会发生的声明。所有这些决不可能发生的事情都发生了,都由当代一流科学家完成了。所以,克拉克说:如果某个上了年纪的科学家信心十足地声称,某件事决不会发生,请别理睬他的话。
   
在生命科学领域里,也出现了很多胡说八道的专家。

     “500
年内人类平均寿命不会达到100,得出这一结论的是芝加哥的两位科学家奥尔山斯基和布鲁斯·卡尼斯。这两位科学专家的理由是:上个世纪人类平均寿命的延长,很大程度上是婴儿死亡率降低以及传染性疾病(如肺结核)的致死率降低使得年轻人夭折的情况减少的结果。他们振振有词地宣称:我们在这些方面的长寿资源已经耗尽了,你不可能两度挽救年轻的生命。就算没有任何人在51岁前死亡,人的平均寿命也只能再增加3.5岁。
   
这一套词乍听起来,似乎有些道理,加上科学家的头衔更让人不加怀疑。如果仅听到结论还不大好说,一听理由就令人发笑了。他们的理由是上个世纪的寿命延长是因为攻克了肺结核等顽症。要知道,那时的肺结核就像现在的癌症一样是不治之症,但最后被医学征服了。那么在新世纪,人类为什么没有可能征服癌症、艾滋病这样的绝症呢?如果人类战胜了癌症、艾滋病等等,那么人类平均寿命不是又可以大大增加吗?人类平均寿命一直在不停地增长,当前不仅没有呈现出徘徊不前的趋势,而且恰恰相反,呈现出增长越来越快的趋势,特别是占世界人口绝大多数的发展中国家。只能再增加3.5,与实际情况,明显不符。称长寿资源已经耗尽,就更是可笑到极点。有什么事实可以证明长寿资源已经耗尽呢?没有。事实恰恰相反,生命科学技术为我们带来了空前未有的无限巨大的长寿资源,
基因工程技术、干细胞技术等等,不仅能够攻克癌症、艾滋病之类的绝症,而且为人类的长寿长生带来了不可思议的无限美妙的远景——单是长生不老基因的发现和充分利用就能使我们实现不可能实现的奇迹,那长寿资源已经耗尽之说从何谈起呢?
   
最值得我们深思的不是专家们的胡话本身,而是我们对专家们的胡话至今仍然那样迷信,没有起码的应有的判断能力。就拿这个人类500年寿命不能达到100的断言来说,这是属于生命科学领域的胡话。而在生命科学领域,实践证明,当代的许多专家都说过同样消极悲观的胡话。
    20
世纪70年代,杰里米·里夫金与霍华德合著《谁应扮演上帝》一书,谈到了遗传工程可以给人类带来的福音以及相关的问题。这本书出版后,美国的分子生物学家、政策制订者、新闻传播人士以及科普作家,都把这些预言视为捕风捉影、危言耸听,他们以为书中所描绘的科学至少要100年,也许几百年之后才会出现。甚至连从事遗传工程研究的科学家,大部分也都认为描绘的是一种假想的未来。然而,在出版之后的20年中,转
基因物种、克隆、代孕、人体器官制作与人体基因手术……书中预言的每一项科技突破都已实现。而专家当初的断言却是100年、几百年之后的事情。
   
历史越来越证明,专家门多悖,专家多胡话。然而,我们至今依旧迷信专家。在很多方面,很多时候,我们往往惟专家马首是瞻。完全跟着专家走,专家怎么说就怎么信,缺乏自己的思考能力、判断能力。这是我们最值得反思的,最应当引以为戒的。
   
时代发展的大趋势使认为“500内人类平均寿命不会达到100的专家越来越少了,大多数专家都对人类未来的寿命预期十分乐观。英国人类
基因委员会成员哈里斯指出,如果继续研究,令人类的平均寿命达到1200岁并非难事。
(二)生命科学的曙光
   
反抗死亡是人类的永恒主题,是人类自古以来进行的最富革命性的伟大斗争。古人为求
长生不老,觅养生之术、求修道之法、冶炼丹药、遍寻仙山、求神拜佛……一次次失败了,败得很惨。
   
迈入21世纪的门槛,我们再次面对
长生不老这个横亘于人类社会的千古梦想,需要重新思考:这个无比美妙的梦到底该怎么圆?
   
求神拜佛不能圆,靠天靠地不能圆,只有靠科学才能圆。
   
科学技术的发展尤其是生命科学初露曙光,虽然只是小荷才露尖尖角,但已经频频向人们展现出
长生不老的巨大可能性。我们只需要进一步的努力,就会把可能变成现实。那么,我们就来看看生命科学带来的一些重大方面的福音。
   
人类
基因组计划所取得的巨大成就,无比激动人心。
    2000
626日,由美、英、德、法、日、中六国科学家,联合向世界宣布,人类
基因组草图绘制成功!这一爆炸性新闻让全世界为之沸腾。
   
人类
基因组计划的胜利完成,这个空前伟大的科学成果,将给人类带来长生不老的巨大希望。美国国家卫生研究所寄生生物学家迈克尔·戈特利布说:我们一直在路灯下寻找目标。如今,我们终于看清了所有的问题。
   
基因研究的巨大突破,使人类看清了所有的问题;对长生来说,基因工程也带来最根本的解决之道。长生不老、青春永驻的秘方,并没有隐藏在世界上哪个神秘的地方,也不是上帝能够赐予的,而是存在于每个人的细胞里,准确地说,是在人的基因里。因为,对任何个体而言,基因对寿命的影响都是最为根本的。有的种群寿命长得惊人(万年以上),有的种群寿命短得出奇(不足一天),并且,每一种群的寿命极限都是固定的,这就说明寿命在根本上是基因决定的。为什么有的人寿命长,有的人寿命短,基因也起着根本的决定作用。因此,我们通过对基因奥秘的揭示,便能找到长寿、长生的金钥匙。
   
科学家们虽然还没能对长寿
基因有组织、有计划地进行大规模的研究,但即使是零敲碎打的研究,就已经有许许多多的大发现、大突破。例如发现了我还没死基因玛士撒拉基因等等。
 
欧洲肿瘤研究所的一个研究小组在米兰宣布,他们发现了一种与生物寿命有关的
基因。抑制这种基因的作用,有助于延长生物寿命。研究人员发现,消除实验鼠体内名叫P66SHC基因,或使该基因的作用受到抑制后,实验鼠对疾病的抵抗力反而增强了,寿命大大延长。
   
美国福尼亚技术学院的科学家西默尔·本泽发现有一种果蝇比别的果蝇活得长,原因是一种特殊的
基因在起作用。现在利用这种基因就可以使果蝇的寿命延长35%。本泽将这种基因命名为玛士撒拉基因。玛士撒拉是《圣经·创世纪》中的人物,享年969岁。如果人的这种基因被发现和充分利用,可以使人超过彭祖,超过玛士撒拉。
   
美国康涅狄格州大学医疗中心的斯蒂芬·赫尔方博士和他的同事在果蝇的研究项目中,偶然发现了一种新的长寿
基因。这是继玛士撒拉基因后的又一发现。这种长寿基因之所以能改变果蝇的寿命,主要是因为它可以对果蝇细胞在吸收能量上进行控制,让果蝇细胞节食。这种基因分布在果蝇的两条染色体上,如果只改变一条染色体上的基因,那么果蝇的寿命会延长高达一倍左右,但如果同时改变两条染色体上的基因,果蝇就会因为过分节食而饿死。赫尔方和同事将这种神奇的基因命名为我还没死
   
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科学家对一种线虫进行
基因改造,成功地将其寿命延长了一半之多。科学家对线虫进行基因改造,剔除这个基因或者增加一个同样的基因。结果发现,如果拥有两个SIR2.1基因,原本只能生存两个星期的线虫,则可生存三个星期之久。
   
这些长寿
基因的发现,给人类的长生带来了美妙的希望。这是对动物的研究,科学家对人的研究也很有突破。加利福尼亚斯克里普斯研究院的科学家们对90岁以上的老人的基因进行了研究,他们发现,在99%以上的情况下,这些90多岁的老人的基因的功能完全正常,老年人的基因和新生儿的基因几乎能够发挥同样作用。那么,为什么我们还会衰老呢?芝加哥伊利诺伊大学的研究者们已经初步找到了答案,他们提出,衰老的秘密可能就在一个名叫p21的特定基因上。分子基因学教授伊戈尔·罗宾逊启动了人体细胞内的p21基因,他说:启动了这个基因,就造成了无数个其他基因的重大变化,而这些基因都与衰老和与衰老有关的疾病发生关联。
   
可见,人类身上肯定存在着与长寿、衰老密切相关的
基因,对这些基因加以全面深入的认识,进而进行调控和修改,就能从根本上达到长寿、长生之目的。
   
另外,
基因工程还有一个特别重要的功用:它可以把人的基因、动物的基因、植物的基因、任何一个物种的基因都组合到某个个体生命里。这是一个极其重大的改变,能引起最深刻最巨大的变化,对于帮助人长生也是如此。我们知道,动物中有寿命达千年的乌龟,还有不少单细胞动物只要环境适宜可以长生不死,植物中也有万年古柏,帝王们所向往的万岁就要向它们取经。如果能够探究出它们万年长寿甚至长生不死的基因,移植、复制给人,或是研制出这方面的药物,那么对人类的长生就开辟了一个无比美妙的天地。
   
基因工程可以带来一系列的革命,可以进行神奇的基因预测、基因诊断、基因治疗、基因改造等等,这些都为长生不老的实现展示出了极为美妙、极为光明的前景。癌症等大多数目前人类尚无对策的不治之症将被消灭,艾滋病将不在话下;外科医生动口不动手,从预测到治疗,一切自有先进科技效劳;甚至能使大脑中脊髓中死了的细胞再生,那时张海迪也将能够疾步如飞……基因研究还显示出,人类衰老主要是由于人体的保养修补系统有所缺陷,而这些系统最终也由基因控制,因此通过改造或关闭某些基因,即可控制人类的衰老过程。人类还可以根据自己的基因调整自己的生活方式,使自己处于最佳的生命环境中。由于这些原因,负责基因组计划的英国科学家哈里斯断言,人类在理论上平均寿命达到1200岁以上,并非难事。
   
基因研究的不断突破,不仅可以使人长生,同时还能使人不老。人类基因组科学研究公司董事长威廉·哈兹尔廷指出:我们很有可能在自身的基因中找到永葆青春的源泉。细胞替换也许能使人永葆青春和健康。
   
除了
基因工程外,人们还发现了干细胞对长生不老的巨大价值。在199912月,美国《科学》杂志公布了当年世界科学进展的评定结果,干细胞的研究成果列在举世瞩目、耗资巨大的人类基因组工程之前,名列十大科学进展首位。
   
干细胞的译自英文“Stem”,意为起源,干细胞即起源细胞。
   
干细胞对
长生不老有什么贡献呢?中科院生物物理所的专家陈润生教授讲到这样一个研究:哈佛的研究人员首先教两只鹦鹉学唱歌,然后将其中一只鹦鹉的脑中枢神经破坏,这只鹦鹉就失去了唱歌的本领。然后科研人员把从另外一只鹦鹉身上提取的干细胞打进这只受损的鹦鹉体内,奇迹出现了,不会唱歌的鹦鹉同先前一样可以唱歌了。干细胞经过分化,使原来受损的鹦鹉脑中枢神经得到恢复。干细胞进入异体后,可以按受体的信息修复、整合出受体中受损细胞的原始功能。
   
干细胞,使器官移植的概念逐渐被细胞移植所代替,同时也解决了异体移植的排斥问题。眼睛近视了或者眼球受到伤害,只要从你的眼球内提取干细胞,就可以使你的眼睛得到康复。心、肝、肺出了毛病,还需移植新的器官吗?有了干细胞就大可不必了,把你的干细胞打进去,就能达到移植器官的目的,没有排斥反应,纯粹是自我修复。
   
以前科学家们一直认为,只有取自胚胎的干细胞才具有生长为不同组织的潜力。新的科研进展使得取自成年人的干细胞易于获取而且不存在伦理问题,给干细胞研究带来了新的希望。随着生命科技的不断进步,不久的将来,人类将很方便地用自我生产的原配件,不管哪里出了毛病都可以自动修复、换上新件。如此还不能
长生不老吗?
   
干细胞还使得抗衰老变成去衰老,使征服衰老进入一个新的里程碑。以前的抗衰老,靠激素类的褪黑激素、生长激素、胸腺因子和去氢表雄酮(DHEA)等,维生素类的AEC等;普通元素钾、钙、镁、铁及微量元素硒、锗等药配伍,才能多多少少地延缓衰老。干细胞技术,则可以方便地换掉身体的各种陈旧部分。如果我们把人体当作一部机器,当发现人的某些细胞、组织、器官不尽人意时,就可以以新换旧,把衰老从身上一刀斩断。
   
细胞端粒研究,为
长生不老打开了又一扇门。人类的细胞在分裂5060次后便会停止分裂,呈现出衰老状态。以前,科学家就是根据人的细胞分裂次数分析,认为人类细胞分裂次数一般是50次,平均每次分裂周期是2.4年,因此得出的结论是:人的寿命极限是120年。
   
现在,科学家们发现了一种叫端粒的存在于染色体顶端的物质及维持端粒长度的端粒酶。细胞每分裂一次,染色体顶端的端粒就缩短一次,当端粒不能再缩短时,细胞就无法继续分裂了。这时候细胞也就开始死亡。可是人们发现,癌细胞可以无限制地重复分裂,永不衰老。癌细胞不会衰老成为不让正常细胞衰老的重要研究线索。一旦活化人体细胞中产生端粒酶的遗传
基因,让人体细胞像癌细胞那样无限地分裂下去,那么就能无限地延长人的寿命了。
   
美国加州盖伦生物技术公司研究人员卡尔哈利试验用
基因工程学方法改变细胞端粒。卡尔哈利给细胞组织注入恢复端粒基因,培育出可以无限分裂细胞。美国德克萨斯大学西南医学中心的细胞生物学及神经系统科学教授杰里·谢伊和伍德林·赖特做了这样一项试验:在采集的包皮细胞(包皮环切术的附带产物)中导入某种基因,该基因可使细胞产生端粒酶(telomerase)。一般来说,包皮细胞在变老之前可分裂60次左右。但在上述试验中,细胞已分裂了300多次却毫无终止的征兆,也没有显示任何异常的迹象。细胞在端粒酶的作用下,就像被注入了兴奋剂的小兔子,谢伊说,它们只管没完没了地分裂繁殖。
   
与此同时,谢伊和赖特的合作伙伴——美国杰龙(Geron)公司的研究人员,采用人体视网膜细胞做了相同的试验。结果,这些细胞似乎也变得
长生不老了。
   
关于端粒酶的研究,无疑为实现人类不懈追求的
长生不老之梦带来了新的巨大希望,没有理由说人类今后活不到1000岁、10000岁甚至更多。科学家们把端粒视为生命时钟,并且认为利用这个生命时种,找到拨慢时钟的方法,就能使人类长生不老的梦想得以实现。
   
科学家们还发现了死亡与自身产生的死亡激素有关。生物学家对章鱼的试验证明了这一点。雌性章鱼一旦在生儿育女后就悄悄地死亡。科学家揭开了奥秘:章鱼的眼窝后面的一对腺体上,到了一定时候就会分泌一种化学物质,导致章鱼自身死亡。生物学家称这种化学物质为死亡激素。人类有没有类似章鱼的这种死亡之腺呢?经过研究发现也是存在的。不过人类的死亡之腺不在眼后,而在人脑中,它就是脑垂体。科学家的研究证明,人的脑垂体也定期释放死亡激素,从而使人走向死亡。
   
科学家又用年老体衰的大鼠做了对比试验。把它的脑垂体切除掉,为了不影响其他激素的分泌,同时对大鼠移植人工甲状腺素。奇迹出现了:老年大鼠的免疫功能及心血管系统竟然恢复了青春。脑垂体所分泌的死亡激素确是促使人类死亡的一个极其关键的原因。找到了关键,人类延长寿命就有了希望。当然,简单地把脑垂体切除掉并非上策。科学家将进一步搞清死亡激素是脑垂体的什么细胞产生的、怎样发挥作用,进而采用药物、手术等多种现代医疗技术来破坏死亡激素的产生,或大大延缓它的出现,从而使人类的寿命得以大大延长。
   
基因、干细胞、端粒酶、死亡激素……这都是科学家们在并未有意识地大力地去攻克长生不老的堡垒,就取得的丰硕成果。尽管没有特意大力攻克,然而仅仅是最近几年,科学家在长生不老方面的进展就令人瞠目结舌,它们拉开了探索长生不老奥秘的冰山一角。随着基因图谱的彻底破解,生命科学将释放出什么样的力量,现在无法想象,也无法估计。只是可以肯定一点的是,那力量无比巨大,大到不可思议,最终将使人类实现长生不老的伟大梦想。
   
有人也许会说这些只是揭示出未来将会出现的前景,毕竟现在还没有成为现实,毕竟现在都还没有运用于实践。尽管他们这话是对的,可是他们却没能意识到:这一切,是一个新时代的开端,将改变人类的根本命运!
   
当年,法拉第和麦克斯韦发现了电磁定律,用小小的发电机,一个小玩意儿当众表演了一个节目。当他在台上表演时,一位贵妇人抱着孩子来参观。她问道:你搞的这个小玩意儿将来有什么用处?那时,法拉第并不知道他的发现会引起一个时代的出现,一时答不上来,但他当即回答:尊敬的夫人,您手上抱的小孩,您可知道将来他会干些什么?——既然夫人不知道孩子将来会干什么,这小玩意儿就是我的孩子,那么,我也不知道它将来会干什么。法拉第回答不出来,但是历史却会回答,有了这个小玩意儿,才有了后来的发电机、电动机、电灯、电话、电视、广播等等一切,引发了一个时代的出现!
   
如今预测生命科学的成就会带来的美妙前景,比法拉第做出预测要容易得多,未来在我们的面前也呈现得清晰得多。虽然
基因工程、生物技术现在仍然还只是小孩子”——但它必将茁壮成长,最终将实现长生不老的千古梦想。
   
不祈求上帝,而依靠科学。当年先人追求
长生不老因为时代限制不能成功,而在生命科学时代的今天我们有智慧有力量能够做到。只要全世界联合起来,全力攻关,就能够使人人长寿、长生,彻底改变人生短暂的宿命,获得时空的最大自由解放。
        21
世纪将是生命的世纪。生命科学、生命技术最终肯定能打开通往
长生不老境界的通道。比尔·盖茨那让每个桌子拥有一台个人电脑的口号已经开始老化,让我们提出新的最富有革命激情的战斗口号——“让每个人都能长生不老
(
) 高新医学的飞跃
   
任何不治之症都不会是永远的不治,最终都会找到治疗的良方。
   
自古以来,医学对人类降伏病魔、救死扶伤,发挥了巨大作用。在进入21世纪的今天,伴随着不断突飞猛进的高新技术,高新医学的不断飞跃,将为生命之花开得更加灿烂并长盛不衰,不断创造奇迹。
        21
世纪的高新医学,将成为人类
长生不老的又一无比巨大的力量。
   
攻克绝症:从不治易治
   
绝症是死神的最大帮凶,是妨碍我们长寿、长生的最常见的大敌。美国的延寿研究专家索尔·肯特说过一段意味深长的话:在大多数的病例中,在宣布一个人死亡的时候,他或她的肌体大部分仍然运转良好。宣布死亡是因为治疗医生无法使病人回生,而不是因为病人已经到达不能生存的绝对状态。

   
这告诉我们:不治之症是某时、某地、某种情况下医生(我们)还不能治好的病症,绝不是永远的不治18世纪,天花也是绝症肆虐全球,让人束手无策,而现在不已经在我们的地球上灭绝了吗?20世纪,肺病也曾是令人人胆寒的不治之症,现在它还是不治之症吗?

   
任何不治之症都不会是永远的不治,都终会找到治疗的良方。因为生命科学的巨大突破使现代医学飞跃为高新医学,并将会不断飞跃。单以
基因来说,研究证明,人类疾病都直接或间接地与基因有关,人类所有疾病都可视之为基因遗传病,不是基因基因就是获得性基因。现在被我们视为绝症的艾滋病、癌症、心血管疾病、先天性痴呆、老年性痴呆、糖尿病等都是基因病,都将陆续由不治易治。随着基因技术的飞速发展,终有一天,那些恐怖幽灵全都将在世界的各个角落销声匿迹。
   
目前,人类已经发现了与肺癌、乳腺癌、囊肿瘤、骨肿瘤、皮肤癌、膀胱癌、肾癌、卵巢癌、淋巴瘤等的治疗有重大关系的P53P16P21Rb
基因,也在白人身上发现了抗艾滋病基因”——“杂合子基因,而且 据美国《国家科学院学报》2006117日报道,美国科学家利用基因新疗法治疗艾滋病的试验已经初见成效,取得了鼓舞人心的进展。英国癌症药物研究的领军人物卡洛尔·斯卡洛教授近日向世人公布了他的预言:癌症会在未来20年内被攻克。
   
器官移植:金刚不坏之身
   
很多人的死亡,只是因为局部器官的损坏而危及生命。然而,今天人的全部器官很快都可实行人工移植,并且人造器官的功能可以无止境的提高。器官移植是高新医学发展最快的学科之一。
   
古代神话中有给人换心、换头的故事,而现代医学正在使这些神话变成了现实。心、肺、肝、肾几乎没有什么不可以换的。随着人造器官的技术日益成熟,未来全部人体器官都可用高功能的人造器官来代替,产生高功能的整个的人造身体。今后人的哪一部分器官出了问题,都可以立即进行完美的更换,其方便程度就像轿车换个零件、电脑换个配件一样方便。人需要身体仅仅是为了维持脑子的生存,而人之真正本质又仅仅系于大脑。器官移植,可以使人的身体永远不坏,其功能又可无止境的提高,从而造就以前神话中所说的理想的金刚不坏之身。
   
器官移植以前有两大难题,一是供移植用器官的来源太少,二是器官移植后的排斥反应。排斥反应,常常导致失败率极高,加之人体器官来源极少,可行性极差;动物器官移植同样存在排斥反应,还要冒着将动物特有的一些病毒传给人类的危险。
   
如今,克隆技术特别是干细胞技术的突飞猛进,可以使两大难题都得到完全解决。克隆技术可以充分保证人的器官来源的充足,而干细胞技术更可以方便地创造新的器官,培养出新的心脏、肝脏、肾脏、神经、四肢、骨头、头发、眼睛、皮肤、血管等,又可以避免排斥反应。再者,如果你哪个器官出了毛病,只要移植自我修复功能的干细胞就可以自己再造出任何新的、好的器官,这是解决排异反应和移植器官短缺的最好办法。
    
随着外科手术技术的不断完善,药理学、免疫学、遗传学和
基因工程技术的日新月异的发展,器官移植医学也必将日趋完善,其未来的发展前景必将无限灿烂辉煌,为人类实现长生不老助一臂之力。
    
基因治疗:治本胜于治标
   
20世纪70年代起,人类在研究疾病方面比以往任何时候花的钱都要多。美国曾斥巨资搞了个肿瘤计划,但却收效不佳。后来人们发现,癌症以及其他许多人类疾病都与
基因直接或间接有关。
   
人们很快又明白,实际上所有的人类疾病都是
基因病,除单基因病外,还有多基因病,如:恶性肿瘤、心脑血管病、精神神经性疾病、糖尿病、风湿病、免疫性疾病等等。另外,还有获得性基因病,由病原微生物侵入人体所致,如艾滋病、乙型肝炎、结核病等等。几乎所有疾病都严重受制于遗传基因。只要掌握基因奥秘后,对基因作一些简单的修改就能够根治癌症、糖尿病、哮喘、高血压等现代医学无法根治的顽症或不治之症。完全有理由相信,进一步的基因改造则有可能使人长生不老
   
科学家们已经为我们描绘出了这样一幅图景:医生把人的
基因图记录在一个光盘上。诊断时,医生先打开光盘,把你的基因与正常的基因图做一个比较,就能看出病来。检查几个可能的候选基因,并把重要区域、重要位点搞清楚;再看看需要注意什么,因为基因组的情况不同,某种药物有人用就灵验,有人用就不灵验,甚至会有生命危险。针对个体差异,医生便能开出个性化的特效药
   
这是
基因的一种浅层的治疗,更加名副其实的基因治疗是直接把治病基因送到人体细胞中而发挥治疗功效,直接针对致病基因进行治疗。把治疗基因送到人体中去有很多方法。现在有一种基因,像枪一样,子弹是黄金做的,很细很细,细到能被细胞吸入又吐出,它粘上治疗基因进入细胞,被细胞弹出后,治疗载体却留在里面。如此一来,给你打一颗基因子弹,改变你的致病基因,也就从根本上使疾病得到治愈。
   
如果说以前的各种疗法只是治标,那么,
基因治疗就是治本。遗传学表明人类有6500种遗传性疾病是由单个基因缺陷引起的,而通过基因治疗置入相关基因将使人类的许多不治之症得以攻克。基因治疗使医学推进到一个新的境界。因此,基因治疗被称为人类医疗史上的第四次革命。
   
第一医学:21世纪的扁鸦医学
   
现在的医学主要都是治疗医学,只能算第二医学,而预防医学才是第一医学。医学从治疗扩展到预防,从治疗为主发展到预防为主,这是当前世界医学发展的大趋势。
   
中国伟大医学家孙思邈早就指出:上医医未病之病、中医医欲病之病、下医医已病之病。他以上医之道,使自己活了141岁高龄。从目前的医学来看,现行的整个医学医的多是已病之病,其预防医学往往只解决欲病之病,而高新预防医学则着重解决未病之病
   
预防疾病比治疗疾病更加重要,可是常人往往只重视治疗已患之病,而忽视预防疾病的发生。很多人对自己的生命都是如此安排:前半辈子用命换钱,后半辈子用钱换命。其实这是十分愚蠢的。美国心脏病学会主席说过,等病人得病后再找医生,医生能给予病人的帮助已经很有限了。即使治好了,病人也不能恢复到和病前完全一样。
   
预防医学这一第一医学,将在生命科学、生物技术的推动下,获得大发展、大飞跃。每一个人都将拥有一个只属于自己的
基因图谱,上面清清楚楚地记录着个人的身体情况、个人的疾病史、易发病病情等数据,据此可以预测出:你会不会发胖?你会不会秃顶,在什么时候秃顶?你最终会不会死于糖尿病或癌症……算命先生、预言大师的话可以不信,但是基因图说的却是真的。一旦得知致病基因后,可以在发病前及时改造、消除。
   
只有指甲盖大小的
基因芯片,可以使任何人随时随地地自测健康状况,一分钟取样,两分钟检测,三分钟出结果!只需把一滴血或一滴口水滴在基因芯片上,就可以识别出疾病基因,验出病症,甚至可以准确地测出自己每天能抽多少烟,能吃多少饭。基因芯片,是又一次深刻的科技革命,它使预防医学发生今非昔比的大变革。它的超级鉴别力,能识未病之病,能发现那些貌似健康的人体的各种微小的变化。
预防医学还关注人的饮食、营养、健身、环保等与健康有关的内外因素。运用超前预测性医学思维,使21世纪的第一医学——预防医学,能够更好地进行疾病的预防,从而能够有力地延长我们的健康寿命,大大有助于实现
长生不老
   
总而言之,健康长寿、
长生不老的主要手段,离不开医学,特别是21世纪的高新医学。高新医学的巨大飞跃,带来攻克绝症、器官移植、基因治疗、预防医学等全方位的不断突破,必将托起人类长生的太阳。

(四) 第三只眼睛看长生

     在这个世界,只要具备三个足够”——足够的智力、足够的投入、足够的时间,一切绝不可能的事情都可以变为现实。长生不老也不例外。
   
生命科学的曙光,高新医学的飞跃,令人不能不感受到长生的巨大希望。然而难免有人对
长生不老仍然心存最后一丝疑虑。长生不老——真的可能吗?我们很有必要从辩证哲学来透视长生。

         规律论与条件论

    世界上任何物质运动都具有其自身的客观规律,并受其客观规律的支配。是否按照客观规律办事,是决定我们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一切活动成败的关键。孙膑有一句名言:知道,胜。”“不知道,不胜。这里的,就是客观规律。尊重它、利用它,规律就会成为武器,使你如虎添翼,马到成功;反之,轻视它,违反它,规律就会变成对手,使你碰得头破血流、一败涂地。
   
人们通常认为,万物有生必有死。生生死死,是不可避免、不可逆转的自然规律。当人们理所当然地把有生必有死认作是铁定的规律后,谁要再奢求长生便是胡说八道,犯下最低级、最可笑的错误——不顾客观规律。
   
但是,我们必须知道,一切规律都以条件为转移。水往低处流,是大自然的客观规律。然而,一定条件下,水往低处流可以变为水往高处走。按照万有引力规律,受地心的吸引,比空气重的机械、机器一类物体是飞不起来的,然而在一定条件下,也绝非如此。它们不仅可以飞起来,而且还可以载重起飞。
   
这些都说明:规律是可以改变的,但绝非可以任意地、随心所欲地改变它。只有当条件发生改变了,规律才能相应地改变。而条件的改变,又必须遵循一定的客观规律。这就叫作以规律变规律
   
一方面,规律面前人人平等,它不为尧存,不为桀亡,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另一方面,规律以条件为转移,条件改变,规律相应改变。人们往往只认识到规律的恒定性,而没能认识到规律的可变性,即没能认识到可以以规律变规律
   
任何事物的产生、发展、消亡,都有其固有的规律。一切规律都以条件为转移,而一切条件都可改变。因此,一切规律都可改变。
   
从古至今,人的生命都是父母共同孕育的结果。离开了男女双方的直接合作与在女方腹中十月怀胎,绝不可能一朝分娩,产生一个新生命。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无数亿个人的生命都是如此产生的,绝无一个例外。这是自然注定的绝不可变的客观规律。然而,谁能想到随着高科技的发展能造就试管婴儿,能无性生殖,生命能够克隆,完全改变了生的规律!既然生的规律能够发生如此巨变,那么死的规律,同样能够有巨大改变!
    “
有生必有死,只是我们在一定的历史条件下所得出的规律。按照以规律变规律的道理,只要创造条件、改变条件,就可以变有生必有死有生必长生。事实证明生物有生并不一定有死。存活了2.5亿年的细菌已经被科学家发现了,科学家认为它既然已活了2.5亿年,那么再活上个2.5亿年也不成问题。
    
过去,科学家以细胞的分裂次数和分裂时间来推断人的寿命。人体细胞只能分裂50次左右,每次分裂周期为2.4年,以此推算出人的寿命极限是120岁左右。因此,科学家们普遍把120岁作为人的寿命的不可逾越的极限。但这真的不可逾越、不能改变吗?绝非如此!今天的科学研究已经证明:利用端粒酶可以大大增加细胞的分裂次数或增长分裂周期,从而使人的寿命大大延长。如此一来,120岁的寿命极限宣告破产!事实雄辩地证明:只要改变条件,规律必然相应发生改变!
   
长期以来,我们对生命的奥秘、生命的规律一知半解,简单地认为生命的规律不可改变,武断地得出了种种并不正确的结论。这使我想起了掀起东南亚金融风暴的金融奇才索罗斯的哲学——“我们对这世界的所有看法都有缺陷和扭曲。同样如此,我们对生命的所有看法都存在着严重的缺陷和扭曲。
    “
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世界上任何困难的事情,在有心人那里,都会由难办变得不难办。有心人,就是系统全面深入地认识规律、利用规律的人,就是善于创造条件改变规律的人。在完全掌握辩证哲学的规律论与条件论的有心人那里,
长生不老难事也终将变成易事

         实践检验与正确归因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惟一标准,掀起了一场思想革命,成为中国走上改革开放的康庄大道的根本转折点。
   
真理要靠实践来检验。在实践中获得成功的,便是可靠的、正确的;在实践中遭到失败的,就是不可靠的、错误的。然而,实践是一个动态的过程,对于种种实践的结果必须进行正确的归因。
   
归因,就是对实践成败的原因的具体分析。归因理论是对人们实践活动的因果关系的分析理论。人们通过归因来解释、预测和控制实践的成败结果。归结的原因,按不同的特性可以分成三个维度:原因源、稳定性和可控制性。能否正确归因,对成就的获得起着关键性的作用。如果将实践的失败归因于无可改变的稳定的原因,今后就不会再努力,从此彻底失败;如果把失败归因于没有找到正确的办法,就会更努力地寻找方法,一旦找到正确的方法就能走向成功。
   
千百年来,人们追求
长生不老的实践都是失败的,甚至可以说是一败涂地。因此,人们很容易就得出这样的结论:实践充分证明长生不老行不通、长生不老不可能。
   
最初,秦皇、汉武寻找海外仙山,最后以失败告终,人们把失败归因为草木药不能使人长生。由此改变思路,由草木药想到了较稳定的矿物:云母、石英、玉、黄金等等,认为服金者寿如金,服玉者寿如玉结果遭到了惨败。在魏晋时代,不服金丹改为服五石散——五种石的粉末,也不能长生。后来,人们又改弦易辙,认为铅汞原来在自身,进行内丹修炼,也没有一个成功的。从求神仙到求自身,从草木药到金玉药,从服金玉到炼丹砂,从炼外丹到修内丹……一次次实践全都失败了,失败的同时付出了破财破家、损身丧命的巨大代价。多少帝王将相、王公贵族、才子名士,葬身其间。一幕幕悲剧,一桩桩教训,让人不能不扼腕叹息。于是,没有人再敢追求什么长生了,长生的实践就几乎停止了。
   
似乎实践已经很明白地告诉世人:长生根本不能成功。可是,我们是否对实践的失败做出了正确的归因?
   
众所周知,爱迪生试制电灯失败了上万次。面对上万次连连失败的实践,有两种归因:一种把失败的原因归为根本不可能试制出电灯,那么当爱迪生第10次、第100次、第1000次失败时,便停止探索用电灯照亮世界的努力,那么人类还不知道要在蜡烛和油灯的昏暗中生活多少年。所幸的是,爱迪生面对1万次的失败,不是归因于不可能造出电灯,而是认为我并没有失败过1万次,只是发现了1万种行不通的方法”——把失败的原因归结为没有找到正确的方法。你难道说:第9999次失败的实践检验出的真理是——人类根本不可能发明电灯吗?
   
同理,在追求长生的实践中的许许多多次的失败,难道就可以简单地宣判长生的死刑?试制炸药失败了几百次,试制电灯失败上万次,在
长生不老这样至高无上的事业上,特别是在古代那种非常低下的科学技术水平下,失败千千万万次都是可以理解的。难道因为在漫长的实践中有失败、大败就宣判永无可能吗?
   
我们决不能机械地看待实践的成败,绝不能简单地把实践中暂时的失败认为是永远不可改变的结局,而应当辩证地对实践的成败进行正确的归因。倘若简单地机械地理解实践检验,必然会陷入这样的误区:对于不断遭受的挫折和失败,不加分析,不问青红皂白,一律做出放弃继续努力的错误结论,使最终可以取得的成功也不能取得。
   
我们需要对实践做出符合实情的、全面的、准确的归因,用积极的态度冷静地分析遭受失败的主、客观原因。在对待古人追求长生的失败上,我们所犯下的最大的错误就是没有这种正确的归因。
   
古人追求长生的实践的失败,是因为时代的条件所限。那时的科学技术水平极其低下,远远不能找寻到长生的正确途径和措施。现在,我们有了古人无可比拟的日新月异的高科技,特别是生命科学的巨大飞跃让我们看到许多令人震惊的成果,它们为通向长生指明了金光大道!以前,我们向外界大自然进军,所发现的规律几乎都是外界物质的规律;这一次,我们是向自身生命领域进军,必将系统揭示人自身的生命规律和奥秘。古人对延长寿命的追求是黑暗中的盲目摸索,而生命科学使我们追求长生有了指明正确方向的光芒四射的灯塔。一辆马车制作得再完美,也跑不过一辆简陋的火车。如果说以前人们对生命奥秘的探索还算不上是马车式的,那么,生命科学对生命奥秘的探索则是火车式的甚至是飞机式的、火箭式的。
基因组计划刚刚起步;就给我们带来了无数令人无比振奋的喜讯。完全可以预计:生命科学,终将破译人类生命的全部密码、奥秘,实现人类生命前所未有的革命!
   
我们再也不能上错误归因的当,再也不能吃错误归因的亏!如果就此罢手,从此人类不再自信、不再努力、不再追求,那么当代人类本可能求得的长生的幸福永远不能获得。

         绝不可能与三个足够

    有人说,谁见过长生不老的人呢?
   
没有。从古至今,人类已有800亿个体生命消逝了,从来没有过一个
长生不老的人,可见长生不老绝不可能。
   
但是,在这个没有的答案上要加上到现在为止的定语。
   
没有见过、没有发生,并不等于今后绝不可能。几千年前的古人,谁见过汽车、火车、飞机?谁见过电话、电视、电脑?他们没有见过并根本无法想象。如果当时有谁说会有飞机、电视、电脑的出现,他们一定认为是痴人说梦。过去,不可思议、绝不可能的这一切,在今天都成为习以为常、司空见惯的事物。
   
我们绝不能因为
长生不老暂时不能实现,就断定其永远不能实现;绝不能因为世界上从前没有出现的事物,就断定将来永远也不会出现。没有人能够以任何理由证明人的寿命极限永远不能突破,那么任何随意地做出人不能长生的判断,都是对人类极不负责任的胡言乱语。
   
有生有死,是自然选择的结果;有生有长生,则是人类自身的选择。我们承认一切规律都以条件为转移,那么,人类又为何不能创造条件,改变现有规律,获得长生呢?从没有长生的条件到具有长生的条件,这是翻天覆地的变化,人类有能力造成这种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这个世界,只要具备三个足够”——足够的智力、足够的投入、足够的时间,一切绝不可能的事情都可以变为现实。
长生不老也不例外,只要具备足够的智力、足够的投入、足够的时间,长生不老就一定能实现。
   
我们可以拥有足够的智力——能实现全人类的智力大联合,不是利用某些人的智力、智慧,而是把全人类的智力、智慧都联合起来。全球电脑网络化、智能化不断升级换代,将使人的智力放大千千万万倍。把这样无比宏大的智力高度集中地用于长生科技,那么长生科技发挥的效能、效率、成果将是现在的千千万万倍!人类的无限智力集中用于长生,即有了足够的智力,全人类投入最大的财力、物力、人力于长生事业——就有了足够的投入。投入的不是几亿美元、几十亿美元,而是千万亿美元、万万亿美元;投入的人力也不是地球上的少数人,而是千千万万的人共同参与这项事业。在足够的智力、足够的投入的基础上,再加以足够的时间。30年、50年不行,就100年,100年还不行,200年、300年或者更长的时间,
长生不老就一定能够实现!
   
长生不老是人类永恒的心愿,为了使之得以实现,我们的祖先进行了不懈的探索。在科学技术突飞猛进,人的思想空前解放的今天,我们为什么不能冲破自己以前有缺陷的肤浅的认识,给自己画地为牢,自设一片长生不老的禁区呢?世上的一切事物都可以通过人类的努力而改变,那么人的生存期限又为什么不能通过全人类的共同努力而改变呢?科学技术已经使人类许许多多离奇的幻想都变成了活生生的现实,在科学技术越来越加速发展,威力越来越神奇的情况下,为什么今后就不能将长生不老的幻想变成现实呢?

点论:思路决定出路、智慧决定未来!

 
 
  版权所有:江苏新沂果蔬品质研究所 2008 - 2009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中国 江苏 新沂市 青年路
  电话:+86 0516 88995186  
传真:+86 0516 88996086 E-mail:lxw99lxw@163.com